秦国名将白起率军在赵国的长平一带同赵国的军队发生的战争

长平之战,是周赧王五十三年至周赧王五十五年(一说是周赧王五十五年农历四月至九月间[3],又一说是周赧王五十四年年初至五十五年九月),秦国名将白起率军在赵国的长平一带同赵国的军队发生的战争。赵军终战败,秦军获胜进占长平,并且坑杀赵国40万降兵。

此战,是秦、赵之间的战略决战。

战争中,赵王在战争指导上,昧于秦强赵弱的基本形势,急于求胜,错误地坚持进攻战略。中秦国离间之计,弃用名将廉颇,而起用纸上谈兵的赵括代替廉颇;赵括遵照赵王意图,急于求胜,变更了廉颇的防御部署及军规,更换将吏,组织进攻。

白起针对赵括骄傲轻敌的弱点,采取了佯败后退、诱敌脱离阵地,进而分割包围、予以歼灭的作战方针,获得战争的胜利。

赵国经此一战元气大伤,加速了秦国统一中国的进程。此战是中国古代军事史上早、规模大、彻底的围歼战。

发生在公元前260年的长平之战是战国时期乃至整个华夏历史的经典战例之一。多年来,大家从中学就开始接受这样的解释:赵军在老将廉颇指挥下深沟高垒坚守三年,秦军无法。秦遂施反间计使赵括带兵。括纸上谈兵轻敌冒进,数十万大军中伏被围全军覆没。笔者以秦赵两国战略博弈为切入点,在研究多家史料之后,窃以为赵军之败,赵括有过,廉颇亦有过。但主要过错在以赵王为首的赵国统治集团身上。纵观秦赵大决之前后,赵人刚烈过人能征善战,但在重大战略决策上却连犯大忌,可谓只知兵法皮毛不识战略诡道,如此焉得不败?

秦赵大决起于“上党之变”。秦军夺河外渡口,切断上党五万韩军的后路,引发韩郡守冯亭将上党要地献于赵国。赵孝成王听从平原君的建议接纳韩国上党太守冯亭的投降,赵国虎口夺食,占有秦国的胜利果实。实质上,赵韩唇齿相依,赵救韩,实为自保。赵王接受冯亭之降,原因有三:其一,从地理态势增强邯郸西部的防务,上党入秦,邯郸的门户洞开,此所谓唇亡齿寒,赵不可不保。其二,秦兵东进,意在吞并各国,东方各国都清楚,与其坐等秦国各个击破,不如联合一拼。东方各国又想联合,又不敢联合,因为谁先联合,秦又会先攻谁,于是各国处于两难选择。如今秦兵到了家门口,上党十七城纳入赵国版图无形中增加赵国实力,于是赵不惜一战接受上党。其三,赵惠文王二十九年,秦二十万大军攻韩,赵援救,秦赵阏于之战,赵胜秦败。此时赵国为三晋之首,有与秦抗争的能力。上党突然易手,三晋结盟抗秦,使得秦国苦心经营的河外优势在顷刻之间荡然无存。赵军进驻上党天险,在捍卫国都邯郸西大门的同时对秦国河东河内两郡形成居高临下的威逼之势;赵韩魏三位一体,合纵与连横的天平也随之向赵国倾斜。在这一轮秦赵博弈当中,赵国由于秦国的大意,一开场就占了上风。

本文由古典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秦国名将白起率军在赵国的长平一带同赵国的军队发生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