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金海先生

- 编辑:澳门新葡新京 -

严金海先生

严金海先生是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全国着名的诗联家,诗联作品获奖无数。毕业于常州市第一中学和解放初期的扬州商校,任职于常州灯芯绒厂工会。其艺术成就完全靠其千锤百炼的苦功,完全靠的自学成才,为当今社会提倡全民学习、终生学习树立了光辉的榜样。2018年12月22日冬至,因突发心脏病去世。闻此噩耗,江苏联友群的联友自发撰挽联以示哀悼。

严金海先生,我们的良师益友,一路走好!

(这是严金海老师此生最后一张照片,摄于12月21日)

金风妙句,其韵未完,冬至无言三尺雪;海阔天空,斯人已去,春来有记两行诗。

严金海先生。联苑深情,平仄成佳话;

诗坛悲雨,戊戌辞故俦。

噩耗实堪惊,骤起朔风,心悲如浸三冬雪;伊人今已杳,永留逸响,痛罢空余两泪痕。

书画又飘香,睹物思人终不在;音容频入梦,千呼万唤痛难回。南京 何国衡

晤面不多,心中笑貌音容在;

终身何急,世上文章道德存。

盛会忆南昌,为我书联多鼓励;朔风传噩耗,嗟君驾鹤太匆忙。金声玉振寓联文,永留遗响;海韵天风萦艺苑,共悼良师。南京 李行敏

俪苑失英才,天堂柱裸招君去;联朋期异迹,梵境峰回驾鹤来。常州马士勇

严金海先生。痛哉复痛哉,先生此去诗无韵;悲矣尤悲矣,后学从今对不工。常州 俞晓春

吾久慕名山,虽未与先生唱和,每见识佳联榜首,真不愧韵国奇才,龙城骚客;

公犹多杰构,任长留后世平章,对飘零冷雨江南,问何如骑箕冬至,化鹤今朝?泰兴 缪旭东

金榜大名鼎鼎,诗联书画垂千古;海风泪雨霏霏,道德才能律万人。

鹤驾远游,冬至奈何寒彻骨;龙城永诀,云来从此泪沾巾。无锡 蒋东永

千金散处重然诺;一鹤归山惟敬怀。常州 张愚非

冬至雨悲,联坛传噩耗;友朋鹤去,师道话人文。太仓 胡永平

金星跨鹤西天去;海客吟诗蓬岛游。

严金海先生。金风落叶含悲句;海雨濡云写素笺。泰州 王庆农

金言耳畔犹存,冬至忽传噩耗;海镜心中常鉴,春来自有嗣芳。扬州高扬

噩耗惊闻悲歌动地;诗人痛哭哀乐惊天。泰州魏新义

昔楹苑播馨,君怀贤德,吾逢益友;

今朔风泣泪,天妒英才,世失良师。

推枕难眠,彻夜忆君容,慈颜宛在砚池畔;开窗久伫,朔风飘泪雨,懿德永存典范中。常州孙和章

诗国传名,一千岁后君犹在;吟朋挥泪,二十年来谊永存。常州 霍柏松

六派名都,胜友难忘,踵事增华惭我陋;三吴重镇,陨星何倏,登云步月赖君功。常州谢孝宠

从来悭一面;生死以联交。

金榜屡题名,诗联奇秀文光灿;

海天遥跨鹤,云水苍茫泪雨飞。

惊闻冬雪天寒,联坛少一书生,毗陵少一才子;

此落文星云暗,点墨俱成别泪,啼雨俱成思河。常州 周曙光

世事总难全,正团圆时节,忽陨大星临暮岁;

苍天亦不忍,知山水迢遥,纷飞冷雨送先生。常州钱竞

联墨双栖,德才兼备,凤侣相携居浦北;

苍天垂泪,吴地含悲,文星忽陨暗江南。常州胥惠芹

冬节惊闻恶耗,忆数面之缘,先生儒雅犹如昨;

联坛痛失良师,守两行之道,天国行吟莫道空。无锡于洪珍

惊闻垂泪,金翁跨马西天去;

又道断肠,海客乘船东土行。南京李红彬

身后但有万古情!南京 陈世民

金德辉煌,联界高朋仰挚友;

海暾迟暗,天公浊泪哭先生。南京金履镇

海水起哀波。常熟沙荣淦

金相玉振,悼语万千难诉吾心悲痛;海立云垂,诗联无数永留吴地深情。

悲海气已随鹤行翩。南通杨艳霞

冬至来时,一夜哀风呼大地;

良师归也,满城凄雨哭高才。

天不假年,人争扼腕,纵人争扼腕弗能赎!哭像上严师:

习联、撰联、传联,化灰土里究何用?终归摧脑伤肝;君与某,无端妄矣!一朝跨鹤,九地哀猿,便九地哀猿徒惹悲!吊棺中素友:

言教、身教、意教,挂果枝头渐有情,最是浃髓养眼!死和生,只莫论乎?常州渠来水

初识常州,再晤金陵,两度相逢成老友;刚入隆冬,惊问鹤驾,一朝永诀痛吾心。南京尹国庆

修身若玉竹当风,经雨经霜,亮节于吾犹典范;治学效细流入海,无怨无悔,蜚声传世泽子孙。言犹在耳行在眼,忽驾鹤西归,噩耗一声云亦恸;趣融于联志于诗,更高风永驻,哀思片语酒应寒。常州龚伟红

品同国士、寿等圣人,鸠杖赴金庚,举目正骑箕尾;书慕褚欧、联追解阮,鹤筹终海屋,萦怀总在鳌头。

冬至雨纷纷,与人同哭江南才子;鹤归风嗖嗖,送客去题天上楹联。

俟八九日新元即到,冬至忽惊,万里云寒悲鹤杳;溯七三春旧迹堪寻,联文犹在,两行墨重寄情深。南京 魏艳鸣

金榜每题名,不愧联家称国士;银河犹醉艺,已归星海作飞仙。

联界声悲,呼唤大师走好;龙城星暗,默哀金海安息。无锡 陈乃新

清韵两行垂泪雨;寒梅万朵祭诗魂。南京 郭传良

犹记同窗情不忘;惊闻驾鹤泪难干。

与我同宗,严家原喜一文脉;而今遽逝,联界永悲八斗才。淮安 严永年

诗国今朝哀巨匠;蓬莱彼岸得英才。常州 毛祥妹

神清驰翰藻;叶落沃青泥。南京 陈斯高

朔气冷松尊逸客;哀声静竹仰高风。南京 谢千里

日落西山终复见;师乘白鹤几时归。

赠我书联,每想情形难忍泪;

敬公才学,还思挽句不能言。

本文由古典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严金海先生